ytz8r小說 黎明之劍討論-第一千一百四十五章 三十世代看書-nfmfq

黎明之劍
小說推薦黎明之劍黎明之剑
巴洛格尔站在龙血大厅的高台上,神色肃穆地注视着那些排列在大厅两侧的二十二座龙首——那些几乎完全由机械结构组成的头颅似乎还没有结束上一个流程的思考,他们垂首沉默,仅有微弱而闪烁的灯光在其管道深处游走,循环泵和气体管道运转时发出的“嘶嘶”声偶尔从某处传来,是整个大厅中为数不多的声音。
终于,其中一座龙首后方的灯光明亮起来,这颗头颅也随之微微抬起,在机械臂的牵引下,他转向巴洛格尔的方向,讲话器中传来一个缺乏感情波动的合成声:“巴洛格尔,避难所管理员,欢迎来到龙血议会。”
一个个龙首相继从沉思中醒来,伴随着一连串的灯光信号和机械声响,他们纷纷转向巴洛格尔的方向,点头致意。
霸道老公绵羊妻
“日安,议员们,”巴洛格尔打破沉默,神色严肃地说道,“关于上次请你们推演的那个问题,可有结论?”
“非常遗憾,该思维流程已被龙血议会提前终止,”龙首之一说道,“本纪元的文明发展轨迹已经完全超出历史资料的参照库,不可预测的因素超过了阈值,我们认为即便强行进行推演,也无法准确预判‘联盟’以及龙族未来的走向。”
“不仅如此,”另一名“议员”接着说道,“我们认为今后已无必要继续利用龙血议会来推演此类议题——神话时代结束了,管理员,我们旧有的推演模组已不再适应新的局面。”
“……我明白了,我会慎重考虑你们的意见,”巴洛格尔沉默了两秒钟,微微点头说道,“那么另一件事……关于我们的神明。现已证实,龙神陨落之后残留下来的人性部分已经自行重组再生,现滞留于人类国度塞西尔。”
神話 基因
“此事我们已经知悉,并于12小时前完成了评估,”距离巴洛格尔最近的龙首做出回应,“这是超出我们所有预案的情况,但从结果来看,它并不具备威胁性。唯一可能的变数在于,人类将有机会接触到大量涉及到神明和魔潮的知识……此事将具有正面倾向。是否在此思维流程上继续进行推演?”
“继续推演,”巴洛格尔立刻说道,“我们需要判断和其他国度建立进一步交流的可能性,尤其是塞西尔……这一纪元的所有变数,几乎都是从那片土地上展开的。”
“明白,该流程已加入任务计划。”
龙血大厅中一时间安静下来,巴洛格尔站在高台上仿佛陷入思索,那些“议员”则充满耐心地等待着来自管理员的下一个交互指令,半分钟的沉默之后,巴洛格尔才突然打破这份安静:“我没有更多问题了——打开通往无名龙冢的通道吧。”
“明白,通道已开启。十秒钟后议会将转入工作模式,期待你的下次造访,管理员。”
单调的机械合成音在大厅中响起,轻微的震颤从平台下方传来,二十二座龙首上方的灯光逐一熄灭,这些已经完全机械化的古老思考者逐一低下了头颅,大厅中重新归于暗淡,只剩下位于穹顶中轴线的一道灯带洒下清冷的辉光,照亮了高台前方一道倾斜向下的阶梯——那阶梯一路向下延伸,其深处可看到昏黄的光芒,不知一路延伸到了多深的地方。
巴洛格尔走下高台,尤金和戈洛什两位爵士则立刻上前来到他的左右,三人没有交谈,只是神色肃穆地相互交换了眼神,随后便走向那道阶梯,走向地下深处。
通往无名龙冢的路上没有升降机,只有这道长长的阶梯,漫长的仿佛巴洛格尔久远的记忆,亦或凡人从地表爬向星空的漫漫长路,周围的墙壁材质从聚合物变成了金属,又从金属变成了附魔的石头,古朴肃穆的浮雕出现在阶梯的两侧,并逐渐覆满了前方的屋顶。
最终,巴洛格尔在一扇大门前停下了脚步,那扇门庄严地伫立在地下深处开凿出来的宽阔空间中,光秃秃的表面却看不到任何装饰性的纹路,唯有大门前的地面上,水晶散发出的光辉照亮了一行仿佛用利爪刻出来的文字:“致已死者,亦致赴死者。”
沉重的石质大门在魔力机关的推动下缓缓打开了,一处宽广到可以令人类目瞪口呆的地下空间出现在尤金与戈洛什面前,他们跟在巴洛格尔身后踏入其中,踏入了这圣龙公国最庄严肃穆,却只有龙血大公本人和极少数龙裔才知晓的地方——无名龙冢。
巨大无匹的立柱支撑着这座几乎可以放进去一整座城堡的空间,历经无数岁月的石板地面在视野中延伸向远处,高高的穹顶上,原始的岩层之间探出了许多刻满符文的金属柱,微微的电光和发光云雾在金属柱之间无声游走,维持着洞窟内的环境稳定,也通过元素祝福的方式让这里的一切都足以抵御漫长时光的侵蚀,甚至让整座山体都能免于地质活动的破坏。
我建了个微信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给大家发年终福利!可以去看看!
而在这些巨大的立柱之间,一座又一座以巨龙体型为参考的“墓碑”在昏暗中沉默伫立,它们倾斜着嵌入巨石制成的底座中,在每一座底座后面,则是同样用巨石雕刻而成的龙族雕塑——然而和真正的巨龙比起来,这些石雕中的巨龙却显得格外瘦小、虚弱,并且多半都有着肉眼可见的身体残缺,就仿佛是特意为了和真正的巨龙做出“区别”一般,他们的形态皆被调整的像是某种……亚种。
戈洛什的目光扫过距离自己最近的一座“墓碑”,在那倾斜的巨石表面上,并没有正常墓碑应有的墓志铭,甚至没有一个确切的名字,唯有几个冰冷的字母和数字数字深深地刻在其表面:第一世代,120千年-180千年。
神级小商贩 渺小一粒
在紧邻着的另外一块墓碑上,戈洛什爵士的眼中映出了另外一行冰冷的字母和数字:第二世代,182千年-246千年。
他张了张嘴,似乎想说些什么,但巴洛格尔却已经迈步向前走去,戈洛什便将想说的话暂且压下,跟在龙血大公的身后向着大厅的更深处前行。在沉默无言中,他们越过了早期的几个世代,仿佛在越过那些早已消失在记忆中的古老历史,岁月凝结成脚下坚硬粗糙的砖石,一个又一个千年在他们的脚步下向后退去。
在第1820个千年,巴洛格尔终于停下了脚步,他抬起头,最后一座还未完工的墓碑映入他的眼帘,墓碑上深深地刻着字母:第三十世代,1820千年——。
绝世帝尊 天白羽
在这块墓碑后方,一座尚未完成的巨龙雕塑沐浴在穹顶水晶洒下的暗淡光辉中,它俯卧在大地上,昂首注视着封闭的穹顶,在嶙峋崎岖的脊背两侧,是一双畸形萎缩的翅膀。
巴洛格尔在这座无名的坟冢前站定,注视着尚未刻完的石碑和欠缺细节的巨龙雕塑,戈洛什爵士的声音则从他身后传来:“上次来这里……好像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
“毕竟我们不该随意打扰这些坟墓的安宁……尽管它们背后空无一物,”巴洛格尔轻声说道,“但如今总算有了些好事发生,好消息也该送到这里。”
圣斗士之双鱼女神
无敌神灵 穿越无极限.QD
“我还记得第一次被你带到这里的时候,”满头白发的尤金·那托许爵士轻轻叹了口气,“真实的历史……当时我真心觉得,真实的历史还不如一个醒不来的梦。”
悠闲乡村直播间
巴洛格尔大公没有说话,只是沉默伫立在第三十世代的墓碑前,一旁的戈洛什则看向墓碑上那空白的部分,突然沉声说道:“塔尔隆德大护盾已经熄灭,用于重启圣龙公国的基因库也毁于战火,无论今后这个世界的前路如何,第三十世代恐怕都要成为‘龙裔’这一族群的最后一个世代了……您觉得未来的某一天还会有人在这墓碑上刻下属于我们的最后一个数字么?”
“这里的每一个数字都是我亲手刻下,若终结之日真的到来,我们的努力最终宣告失败,我也一定会在这里刻下最后一笔之后再告别这个世界……但比起那毫无希望的结局,我更希望第三十世代的墓碑上永远留空。”巴洛格尔慢慢摇了摇头,随后缓缓转过身,注视着自己一路走来的方向,他看到那些巨大而沉默的坟冢在自己视线中延伸,二十九个已经彻底消失在真实宇宙中的龙裔世代化为没有生命的石雕,仿佛在黑暗中静静地注视着自己。
九龙战天决
那些都是他曾精心培育、潜心照料过的“后裔”们。
“我时常感觉自己肩负罪恶,尤其是在注视着这些无名之碑的时候,”龙血大公嗓音低缓地说道,“我抛弃了他们二十九次……当魔潮到来的时候,我任由他们在末日中消散,自己却像个落荒而逃的懦夫,而在下一次重启之后,我却还要坐上高位,做一个高高在上的君主,这是不是很讽刺?”
淡写
“……作为第三十世代的一员,我恐怕无法回答您的问题,”戈洛什爵士看着自己身旁这位太古巨龙,在短暂迟疑之后说道,“但我知道一个道理……世间没有毫无代价之物。
“在神话时代,龙神与塔尔隆德共同竭尽全力维系着艰难的平衡,圣龙公国的存在则是一个长期、公开却从不被承认的秘密,我相信神明从一开始就知道龙裔的存在,甚至从一开始就知道欧米伽系统的使命,然而在长达一百八十七万年的时间里,这一切都被谨慎地隐藏在平衡点的一侧,从未逾越半步。
“在这种情况下,让‘龙裔’进入塔尔隆德的视线,甚至接受神明的庇护,这并非拯救,而是彻底的葬送,对所有同胞的葬送。
“我没有资格代替之前的二十九个世代来评判您或者塔尔隆德的选择,更没有资格替他们原谅或谴责任何事情,但我必须反驳您对自己的判断——真正的懦夫,是没有胆量在重启圣龙公国二十九次之后,仍然有勇气回到这里的。
“注视他们消亡,比带他们前往塔尔隆德寻求保护需要更多的勇气,陛下。”
黑医 东方三少爷
“有人也曾说过和你同样的话,”巴洛格尔大公突然笑了一下,“也是在这个地方。”
“是么?可惜我无缘与之相见。”戈洛什摇了摇头说道。
巴洛格尔大公没有回应,他只是静静地思索了片刻,才仿佛自言自语般说道:“你们说的都对……我是不该执着于此,尤其是在已经经历了这么漫长的岁月之后更是如此。或许任何一个世代都可以选择憎恨或原谅,任何个体也都能选择宽恕或愤怒,但在自然伟力面前,这一切最终还是要让步于唯一的问题……让文明得以延续。”
他终于收回了望向那些坟冢的目光,并扫视着这整个广阔的地底大厅,在那些昏暗古旧的墙壁和立柱之间,隐藏的其实不仅仅是几十座无名龙冢。
“一百八十七万年……我们对魔潮的观测记录以及在魔潮中保护心智的各种失败尝试都埋藏在下层的档案馆中,而且其中几乎所有资料都是在塔尔隆德的环境之外收集汇总,虽然那是一份失败的答卷,但仍然是一份弥足珍贵的参考资料,”龙血大公沉声说道,“现在的关键是……我们的新盟友们,联盟中的凡人诸国,是否能够做好准备面对这份‘礼物’。”
“龙血议会已经无法评估新生的‘联盟’,也无法评估高文·塞西尔的一系列行动将为这个世界带来怎样的变化,这一纪元,我们或许该试着自己做些决定了,”尤金·那托许爵士慢慢说道,“在我看来,既然我们已经决定加入了这个‘联盟’,就应该做些与成员国身份对等的事情。”
……
辽阔无垠的海洋上,一支规模庞大的舰队正在乘风破浪,航行在人类从未造访过的陌生大海上。
坚守高昂的寒冬号上,身披大氅的海军总指挥官拜伦踏上甲板,在迎面而来的寒风中微微眯起了眼睛,他极目看向远方,看到舰首前部的海平面上正泛起细碎的浪花,海水如有生命般在那里升腾起来,形成了醒目的移动水柱,担任领航员的海妖卡珊德拉稳稳当当地“坐”在那水柱的顶端,一边统御着周围的海水,一边回头对总旗舰的方向挥手打了个招呼。
拜伦朝着那位海妖女士的方向挥手以作回应,又抬头看了一眼天空——在高远的蓝天上,数个庞大的身影正鼓动巨翼,保持着与舰队同样的方向和航速向前飞行,又有两架龙骑兵飞行器盘旋在那些庞大的身影周围,龙翼一般的推进翼板高高扬起,反射着明亮的天光。
那些是担任空中护航编队的巨龙,以及寒冬号上所搭载的两架侦查型龙骑兵。
“塔尔隆德啊……”拜伦脸上露出笑容,口中发出了自言自语的轻声咕哝。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